除瞭百變大咖秀,這些綜藝也讓人念念不忘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
  • 来源:肥佬影音亚洲情色_情色资源站www.110zyz.com_Avop-127磁力链接

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
春暖花開,又到瞭各大衛視綜藝打架的季節,《跑男》第七季、《向往的生活》第三季、《密室大逃脫》,紛紛開播,熱搜也熱鬧瞭好一會兒。

像什麼“大華退出”、“angelababy眼睛”、“鄧倫叫楊冪笨蛋”,但好像除瞭流量明星,綜藝本身的內容,我們卻沒有太多關註。

而近日,一條名為#那些懷念的已停播綜藝#話題登上熱搜榜,倒是讓我想起那些年隻是靠內容橋段就很受觀眾喜歡的綜藝,雖然停播,但至今懷念不已。


第一個隻是靠內容,純搞笑的當然是《百變大咖秀》。這檔綜藝完全無需邀請流量大牌,因為主持人和嘉賓自己就能扮成流量大牌。在短短三年共五季的節目中,臺上被模仿的明星高達300位。


可雖然熱播,但前期進行得也相當困難。主要原因是當時許多被邀請的藝人,一不願扮醜,二是怕擔心模仿不好會影響自身形象,因此很多時候總在錄制前一天才能敲定人選。

結果證明,觀眾是喜聞樂見藝人拋掉包袱的,“閑著沒事幹嘛,支持百變五俠”——由白凱南、大張偉、瞿穎、沈凌、賈玲組成的“百變五俠”,幾乎每個人都憑借這檔節目走上瞭演藝事業的另一座巔峰。

沈凌個子瘦小,特別適合模仿女生,像王菲、魯豫、田震、張含韻,學誰像誰,一段《相約98》可謂封神瞭——


大張偉與白凱南模仿的《百傢講壇》簡直笑到肚子疼!大張偉那句經典自我介紹“我是喝酒隻能喝一盅的,一盅天”至今記憶猶新。


賈玲就更厲害瞭,徹底放棄形象,反串模仿阿寶、周曉鷗、動力火車以及劉歡,當為娛樂圈第一人——


而瞿穎身材比較高,反串更加傳神,模仿毛寧、戴玉強、劉德華帥氣逼人——


所以還有人說,他們五個人就能串起一臺春晚。

此外還有王祖藍,他扮演的葫蘆娃、鄧紫棋、容嬤嬤等造型至今讓人爆笑不已。


正如節目口號所講:“咖啡歡樂多,周四變周末”。即便在周四播出,節目收視照樣周周登頂,要擱現在,估計每個人的造型都得登一次熱搜。

但由於創意枯竭的原因,大量角色和表演已經出現瞭重復的現象,最終停播,但這也不影響它曾給我們帶來的歡笑和給那些藝人帶去的成長。

如果說將“模仿”作為主題的《百變大咖秀》是無數觀眾心中的經典,那僅將“模仿”作為一個環節的《開心100》則是一代人的回憶。

現在年輕人對《開心100》的回憶,應該大多都是《開心明星臉》吧。


芒媽還記得,當時正是《還珠格格》熱播的時候,多麼久遠的年代……

節目做瞭好幾期趙薇的模仿秀,來瞭一些五六歲的小孩子模仿者,其實也不過是長著趙薇標志式的大眼睛和濃眉毛,穿著格格服而已。但足見大人小孩對這檔節目的熱情。


除瞭有《開心明星臉》這樣的主板塊支撐,再比如請小孩子來展示才藝的《開心孩子王》,不知“坑瞭”多少熱愛表現的傢長孩子們;比如節目組幫明星尋找失散多年親友的《超級任務》,與多年後央視出品的《客從何處來》一脈相承;還有讓嘉賓猜誰和誰是情侶的《X情人》;以及演一個片段但不能說“你”“我”“他”三個字的《爆笑情景劇》等等板塊,喜歡看綜藝的你是不是都似曾相識?


除瞭固定板塊,《開心100》玩過的各種遊戲也是童年記憶的很大一部分——

開心轟天雷(嘉賓手拿繩子把一個錘子往自己頭上砸)

熱線我和你(嘉賓給親友打電話回答問題)

你傢大門(嘉賓去撞泡沫塑料板)

冒險氣球(幾個人一邊玩詞語接龍,一邊傳遞一個不斷脹大的氣球)

玉兔搶柚(嘉賓扮成兔子搶籃球)

夾面包(兩位嘉賓用臉夾跳起的面包)

動手不動口(用畫畫的方式猜成語)

超級比一比(讓嘉賓猜詞)

灰頭土臉(吹面粉碗裡的乒乓球)

八卦靠邊站(讓觀眾競猜明星八卦)

……


在當時,《快樂大本營》和《開心100》幾乎可以是平分瞭同時段的收視群,而《開心100》還創下過百分之四十的收視奇跡。

但千禧年後,大多數老牌綜藝都遇到瞭瓶頸。《快樂大本營》通過更換主持註入新鮮血液救活瞭自己,而《開心100》則無力扭轉頹勢,最終停播。

而如果說在那個互聯網還沒普及,信息相對封閉的年代,《開心100 》讓我們看到新世界,《康熙來瞭》則讓我們認識瞭臺灣和臺灣人。


從三年二班學生到八卦娛樂名人再到臺灣各界大佬,從傢長裡短到男女LGBT,再到美食、穿搭、文化、旅遊、吃飯、放屁、內褲、生孩子等話題……《康熙》就像哆啦A夢的百寶箱,幾乎什麼都可以拿到上面聊。

也多虧有它,才讓我們相信隻是靠會說話有才華就能被人喜歡,”寧可相信世界上有鬼,也不要相信沈玉琳的嘴“,還有趙正平、陳為民、小甜甜等人都成為瞭我們耳熟能詳的名字。


而主持人蔡康永的知性和小S的潑辣,也讓我們看到瞭原來這世上還有另外一種直白大膽的交流方式。

印象最深的一段應該是,有一次小S說自己晚上做夢夢到瞭王力宏,康永問,那你夢到你和王力宏在做什麼呢?小S想都沒想地說“愛啊!”。


二人互懟比如,小S說:“我看起來就是很容易在夜店出現的樣子嗎?”蔡康永回答:“就是那時候如果有菩薩經過上空,就會看到有一股妖氣從酒吧裡面噴出來。然後順著痕跡下去,就是你坐在底下啊!”

所以,《康熙來瞭》的停播,幾乎意味著一個時代的結束,但時代總會結束,我們也正在開啟一個新的時代。


同樣是談話節目,《鏘鏘三人行》則是另一個層面的時代。

沒有華麗高端的棚景,復雜的環節規則,隻有幾位老友相聚閑聊,卻依舊給我們飽滿的內容與收獲。

每期,主持人都會與嘉賓針對當下熱門的新聞事件進行交流和探討,大傢各抒己見,談笑百相,辨析事理。用自己的宏觀水準打開普羅大眾對社會事件的另一種觀點。


尤其是主持人竇文濤,在保證節目隻有聊天的同時還能保持內容的人文性和趣味性。

有人說,是《鏘鏘三人行》讓他一個從小在小鎮長大的孩子有瞭自己的三觀。

因此,《鏘鏘三人行》不僅是許多人心中最佳的談話類節目,也被《新周刊》譽為“15年來中國最有價值的電視節目”。


2017年節目組正式宣佈停播,萬幸竇文濤主持的《圓桌派》延續瞭與幾位好友聊天談話的風格。

有的綜藝靠內容取勝,有的綜藝則靠環節取勝。要說《我愛記歌詞》有多火,那隻能用“萬人空巷”來形容。

這檔由浙江衛視開播的內地歌唱類綜藝節目,由華少、朱丹、伊一主持。全民K歌、不設門檻,不比歌喉,不比舞臺表現,也不比你漂不漂亮帥不帥。就比比誰的記性好,隻要你能唱對規定的歌詞就算你贏。


想想小時候在電視前看那些磕磕絆絆的參與者,恨不得自己沖上去代唱,甚至還抄瞭不少歌詞在本子上。

而節目的火爆,不但捧紅瞭朱丹和華少,還捧紅瞭一眾領唱們。現在芒媽還能記起唱功非常好的海峰、擅長翻唱女生歌曲的鋼琴王子王滔、美麗的女領唱思琦和凌晗,還有陽光帥氣的天悅。


再之後,華少憑借《中國好聲音》又火瞭一次,朱丹嫁人生子,那些領唱或結婚生子,或轉向幕後……從曾經的風靡全國,到現在的默默無聞,可能這才是生活的真諦。

能讓坐在電視前幹著急的當然不隻《我愛記歌詞》一檔節目,每當《開心辭典》裡王小丫每每問出一遍“你確定嗎?”都讓電視機前的我們恨不得替對面的選手連線求助場外親友團。


這檔2000千禧年央視推出的大型益智類節目,不知道多少次進入過我的語文考卷中,可以說它點燃瞭一代人的求知熱情,也是如今眾多答題類節目的雛形。

雖然現在我們看央視的綜藝有些老大哥形象,但在當年,他依舊有著一大堆全民喜愛的綜藝節目。

比如前段時間,李詠去世,讓無數人想起瞭小時候和全傢坐在電視前等著看的《非常6+1》和《幸運52》。

當時微博網友還自發發起瞭一個#6+1手勢送別李詠#的話題,用實際行動說出一聲“詠別”。


其中最刺激的環節,當屬他現場連線幸運觀眾,然後一遍又一遍證明自己真的是李詠不是騙子,再問出那句“你選幾號蛋?”


如今的維密模特何穗,12年前就是站在金蛋後面的禮儀小姐之一。



此外,《幸運52》裡把撲克牌當手卡扔,也是很多小夥伴看時的必備COS環節。李詠本人還被觀眾譽為“飛手卡最瀟灑的主持人”。


《武林外傳》最經典一集,小郭無雙比賽。老白就是全程模仿李詠,然後瀟灑扔手卡進廣告。


上面“百變五俠”之一的大張偉就曾在節目裡模仿過李詠扔手卡,還被本尊吐槽:“自己扔手卡的動作,到瞭大張偉這兒跟撒紙錢差不多。”


除瞭這兩檔,再比如“不看不知道,世界真奇妙”的《正大綜藝》,可以說是中國最早的綜藝節目之一。


而曾經向傢裡人安利自己喜歡歌手的最好途徑,莫過於《同一首歌》。

結尾蔡國慶演唱的“鮮花曾告訴我你怎樣走過,大地知道你心中的每一個角落”,是當年多少學校演出的必備歌曲,至今聽來無限懷念。


還有現在經常被拿出來嘲諷的《交換空間》,在當年簡直是天上掉餡餅的存在,多少傢庭盼望自己能被選中,然後用48小時、20000元裝修基金和10000元傢電基金改造自己的傢。

最期待的環節,莫過於王小騫帶著兩傢人驗房時摘下眼罩後驚訝的表情。


現在芒媽還記得有一期的一傢,從他傢的陽臺上看去能看到鳥巢,當時還在想,等到奧運會開幕,他傢陽臺望去能不能看到鳥巢裡面,而轉眼08年奧運會都過去瞭10年多。

時光匆匆,一代人的年華老去,一代人的經歷也成瞭過往。

或許現在看這些節目,有的模糊不清,有的簡單無趣,沒有高清畫質也沒有流量明星,但他們確實陪伴過我們一年又一年,讓我們笑瞭一次又一次。

而你還有什麼曾經喜歡看,最後卻停播瞭的綜藝呢?留言告訴芒媽,看看評論有沒有和你有過同樣經歷的朋友。

-END-